Lorlatinib是第三代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3期冠状研究显示,lorlatinib作为一线治疗晚期患者的疗效优于克唑替尼碱性重排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碱性在3-7%的NSCLC患者中发现重排,通常是非吸烟者和腺癌组织,并导致对小分子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敏感。Lorlatinib是第三代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在晚期表现出整体和颅内活性碱性rearrangement-positive非小细胞肺癌。

CROWN研究是一项随机3期试验,比较lorlatinib和第一代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克唑替尼作为一线治疗碱性rearrangement-positive非小细胞肺癌。共有296名患者被纳入研究,并随机1:1接受洛拉替尼(100 mg,每日一次)或克唑替尼(250 mg,每日两次)。患者为III/IV期碱性重排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既往未对转移性疾病进行系统性治疗;无症状的经治疗或未经治疗的脑转移是允许的。通过盲法独立中心评估(BICR),冠状动脉的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研究人员的PFS (INV)、客观反应(OR)和颅内或BICR、反应持续时间、颅内反应持续时间、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均作为次要终点进行评估。Prof. Benjamin Solomon (Peter McCallum Cancer Center, Australia)介绍了CROWN[1]的前期分析结果。这项计划中的中期分析是在177个预期PFS事件中的72%进行的。

296例随机患者中,291例接受了研究治疗。在数据截止时,通过BICR对PFS的中位随访,洛拉替尼(n=149)和克唑替尼(n=147)分别为18.3个月和14.8个月。氯拉替尼与克唑替尼相比,BICR的PFS显著延长:氯拉替尼组的PFS中位数未达到,而克唑替尼组为9.3个月(HR 0.28;P < 0.001)。lorlatinib组12个月的PFS率为78%,而克里唑替尼组为39%。在所有预先指定的亚组中,Lorlatinib支持PFS。或在BICR中,lorlatinib(76%)优于crizotinib(58%)。中位反应持续时间在lorlatinib组未达到,而在克唑替尼组为11.0个月。此外,两组患者的中位反应时间相同:1.8个月。用洛拉替尼治疗颅内反应更佳。 In patients with measurable brain metastases at baseline (17 in the lorlatinib arm, 13 in the crizotinib arm), intracranial response rate was 82% for lorlatinib versus 23% for crizotinib (odds ratio 16.83); median duration of intracranial response was not reached in the lorlatinib arm versus 10.2 months in the crizotinib arm. Median time to intracranial progression was not reached in the lorlatinib arm versus 16.6 months in the crizotinib arm (HR 0.07; P<0.001). OS data are not yet mature.

在接受洛拉替尼治疗的患者中,72%的患者观察到3级或4级的不良事件,而接受克唑替尼治疗的患者中,这一比例为56%。7%的lorlatinib组和9%的crizotinib组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在lorlatinib组中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高胆固醇血症、高甘油三酯血症、水肿和体重增加。克唑替尼组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腹泻、恶心、呕吐和水肿。

基于这些结果,Solomon教授得出结论,这些结果支持使用lorlatinib作为一线治疗的患者碱性rearrangement-positive非小细胞肺癌。

  1. 所罗门B等。Lorlatinib vs crizotinib在晚期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中的疗效:III期冠研究的结果。ESMO 2020虚拟会议,摘要LBA2